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广告谷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7|回复: 0

一双翻毛皮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9-16 17:28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母亲到矿区帮我们看孩子,老家只有我弟弟一个人在家。弟弟当时正在镇上读高中,吃在学校,住在学校,每周只有星期天才回家一次。以前弟弟回家时,都是母亲给他做饭。母亲不在家,弟弟只好自己生火做饭。那一年,弟弟独自在老家过春节。这一点是我后来才想到的。当时,我并没有多想弟弟一个人的春节该怎么过,好像把远在家乡的弟弟忘记了。
  
  弟弟也是母亲的儿子,母亲对儿子肯定是牵挂的。可是,母亲并没有把牵挂挂在嘴上,春节期间,我没听见母亲念叨我弟弟,她对我弟弟的牵挂是默默的。直到临回老家的前一天,母亲才对我提出,要把我的一双翻毛皮鞋捎回家给我弟弟。母亲出来七八个月,她要回家了,我这个当哥哥的,应该给弟弟买一点什么东西捎回去。我父亲下世早,弟弟几乎没得到过什么父爱,我应该给弟弟一些关爱。然而我连一分钱的东西都没想起给弟弟买。在这种情况下,母亲提出把我的翻毛皮鞋捎给弟弟穿,我当然没有任何理由不同意。那是矿上发的劳保用品,看上去笨重得很,我只在天寒地冻的时候穿。我从床下找出那双落满灰尘、皮子已经老化得发硬的皮鞋,交给了母亲。
  
  我弟弟学习成绩很好,是他所在班的班长。我后来还听说,那个班至少有两个女同学爱着我弟弟。弟弟的同学大概都知道,他们班长的哥哥在外边当煤矿工人,是挣工资的人。因我没给弟弟买过什么东西,他的穿戴与别的同学没什么区别,一点儿都不显优越。母亲把翻毛皮鞋捎回去就好了,弟弟穿上皮鞋在校园里一走,一定会给弟弟提不少精神。弟弟的同学们也会注意到弟弟脚上的皮鞋,他们对弟弟的羡慕可想而知。
  
  让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的是,这年秋天,一位老乡回家探亲前找到我,问我有没有什么事托给他。我想了想,让他把我的翻毛皮鞋捎回来。话一出口,我就觉得有些不妥,母亲既然把皮鞋带给了弟弟,我怎么能再要回来呢?当然,我至少可以找出两种理由为自己开脱。比如:因我小时候在老家被冻烂过脚后跟,以后每年冬天脚后跟都会被冻烂。我当上工人后,拿我的劳保用品深筒胶靴与别的工种的工友换了那双翻毛皮鞋,并穿上妻子给我织的厚厚的毛线袜子,脚后跟再没有被冻烂过。再比如:那时我们夫妻俩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70元,都是这月望着下月的工资过生活,根本没有能力省出钱来去买一双新的翻毛皮鞋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有些后悔,一双旧皮鞋都舍不得留给弟弟,是不是太过分了?这哪是一个当哥哥的应有的道理!我心里悄悄想,也许母亲会生气,拒绝把皮鞋捎回来。也许弟弟已经把皮鞋穿坏了,使皮鞋失去了往回捎的价值。老乡回老家后,我不但不希望老乡把皮鞋捎回来,倒希望他最好空手而归。
  
  十几天后,老乡从老家回来了,他把那双刷得干干净净的翻毛皮鞋捎了回来。接过皮鞋,我心里一沉,没敢多问什么,就把皮鞋收了起来。从那以后,那双翻毛皮鞋我再也没有穿过。
  
  我兄弟姐妹6人,年少懵懂时觉得只有父母才对孩子负有责任,而兄弟姐妹之间是没有责任的,谁都不用管谁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才意识到同胞兄弟姐妹之间,因血脉相连,彼此之间也是负有责任的,应当互相关心、互相照顾。回过头来看,在翻毛皮鞋的事情上,我对弟弟是愧疚的。时间愈久,愧疚愈重。时过境迁,现在大家都不穿翻毛皮鞋了。就算我现在给弟弟买上一千双翻毛皮鞋,也弥补不了我的愧悔之情。我应该对弟弟说出我的愧疚。但因碍于面子,我迟迟没有说出。那么,我对母亲说出来,请求母亲的原谅总可以吧。可是,还没等我把愧疚的话说出来,母亲就下世了。每念及此,我的眼里就满含泪水。有时半夜醒来,我会难受得无法入睡。现在我把我的愧疚对天下人说出来了,心里才稍稍觉得好受些。
        青少年夏季治疗白癜风-中科国庆助力白癜风康复-专业从事白癜风诊疗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广告推广

GMT+8, 2021-10-16 17:19 , Processed in 0.229929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广告推广

Copyright © 2001-2021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