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广告谷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2|回复: 0

小迷糊的糊涂情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10-13 19:1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小迷糊
  
  在这个军区家属大院里,有一个尽人皆知的小丫头米粒。
  
  “小迷糊!”迪家每次站在米粒家门外都会这么喊,“让你哥出来!”
  
  米粒总是眨巴着大眼睛探出头,用稚嫩的嗓子奶声奶气地告诉迪家:“迪家哥哥,我哥在蹲厕所。”
  
  哥哥从来不带她一起玩儿。哥哥总是黑着脸冲她吼:“你是跟屁虫啊?”米粒扁扁嘴,泪珠在眼睛里滚啊滚啊,就是从不掉出来。米粒那么小就知道,要是哭出来,就更没有人跟她玩儿了。米粒也知道,这时候,迪家哥哥就会站出来了,就一句话:“我带着她,走吧!”
  
  迪家的手背上有个疤,很大的一块,亮亮的。米粒问:“迪家哥哥,你手上的疤怎么弄的?”迪家耐心地告诉她,小时候烧塑料袋,烧化的东西落在手背上,就烫出了这个疤。米粒这时候,会小心翼翼地摸摸那块滑滑的亮亮的疤,小小的人,就知道叹气。
  
  第二次,米粒会问:“哎呀,迪家哥哥,你手上怎么会有一个疤啊?”然后,伸出小手,细细地去摸。迪家很奇怪,但还会耐心地告诉她,这是怎么回事。
  
  第三次,米粒会说:“迪家哥哥,你手上的疤怎么来的呀?还疼吗?”然后就用悲悯的眼光盯着那块疤,伸出一个手指去戳一戳。迪家哭笑不得。
  
  第四次,第五次,迪家瞪着她,一言不发,看她用小手一遍遍地摩挲那块伤疤。
  
  第六次,第七次,第八次,第九次,迪家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,这个傻丫头,根本不记得曾经发生的事。于是,他点着她的鼻子:“你呀,真是个小迷糊。”
  
  迪家哥哥
  
  迪家,跟米团同岁,比米粒大五岁。迪家遇到玉儿那年,已经18岁了。米粒躲在门后,从窗户里看迪家牵着玉儿的手一脸幸福快乐地走过。
  
  那次门前碰到,米粒穿海军领的裙子,规规矩矩地站到一旁,低眉顺眼地喊:“迪家哥哥。”迪家兴高采烈地拉过米粒的手,给玉儿介绍:“这是我妹妹。小迷糊。”米粒慌乱地抬头,就看到玉儿眼里的冰冷,那冰冷直击迪家握着的米粒苍白的小手。
  
  玉儿找人把米粒堵在胡同的尽头,用手指点着她的头,眯着眼恶狠狠地警告她:“小狐狸精,离迪家远点!”米粒把书包护在胸前,眼里没有恐慌,全是晶莹的泪,闪啊闪,就是不往下掉。
  
  没想到,这一幕竟被出门打篮球的迪家和哥哥看到。哥哥像火车头一样冲过去,把米粒搂在怀里,好半天,冷哼一声,带着米粒离开。原来,哥哥不是不疼米粒的。米粒在哥哥怀里,泪珠终于成串地掉落。
  
  后来的日子,迪家就天天在门外等米粒上学,放学,再一起回家。所以,上学放学的那二十分钟路程,就成了米粒最甜蜜最痛苦的时光,好像掺了烈酒的蜂蜜。
  
  迪家还是跟玉儿分手了。迪家说,美丽但不善良的女孩,就像是毒蛇,不咬你,也会咬伤你身边的人。
  
  米团的苦恼
  
  米团一直暗恋邻班的苏苏,迪家看出米团的心事,帮着在情场上一穷二白毫无临战经验的米团出主意,让米团拔掉苏苏自行车的气门芯,再拿着打气筒早早守护在车棚外。
  
  米团看到苏苏皱眉的样子,就冒冒失失冲了进去,脸红成西红柿,一句话不说地开始打气。苏苏很奇怪地望着这个五大三粗却腼腆得像个小女孩的大男生,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自行车没气了?你从哪里弄的打气筒?”米团的额头全是密密的汗珠,吭哧半天,却猛然说:“因为是我拔的气门芯。”
  
  苏苏说,我认识你,你是米团,迪家是你的好朋友吧?他篮球比赛时,每场你都在。米团居然傻傻地就这样认识了苏苏,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但米团很快发现,苏苏喜欢的不是自己,是迪家。米团的心都碎了,可是,米团真的是喜欢苏苏,每天就这样痛着,快乐着。
  
  往事如烟
  
  迪家还是走了,没有考上大学,出去闯荡世界。迪家走时,米粒躲在墙角,偷偷哭泣。迪家留给米粒一把精致的小藏刀,沧桑感十足的刀鞘上面有深刻的藏文。米粒瘦削的脸上散发病态的红晕,紧紧握住,好像抓住了远去的迪家。
  
  米团和苏苏考进了同一个学校,日日伴着她,真正的护花使者,却始终不能成为男友。
  
  岁月如水一般流过,转眼,米粒也大学毕业了。白驹过隙,10年的时间如此迅速地消失,就像在湖中扔一个石子,无声无息,竟不留一点痕迹。
  
  迪家回来了,开开门,米粒大大地笑,就像当年那个小丫头。时光倒流,一时间,两个人都有一丝恍惚。迪家只是路过这个城市,米粒却觉得足以幸福。
  
  爱是什么
  
  米团安排苏苏跟迪家见面,米粒对米团咬牙切齿:“哥哥,你真不是人!”米团诧异,望着米粒,米粒顿时泪盈满眶:“你是一个神!只有傻子才会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深爱的人推出去!”
  
  四个人重新聚在米洛咖啡,时光倒流,就像是从来没有分开过。米粒伸手拿水,竟然与迪家碰到一起,这才回过神来。看到自己去拿的竟是迪家的杯子,不禁脸红。迪家眼里有奇异的光,转瞬即逝,然后他宽厚地笑着:“没事,喝谁的都一样!”米粒甜甜地对他笑,即使不能永生相伴,也绝对是最好的哥哥。不如退而求其次,何苦伤了自己,黯然了别人?
  
  第二天,迪家要走。米粒一天都郁郁寡欢,临到放学,却突然接到哥哥的电话,声音疲倦而低沉:“迪家今天没走成,他约了苏苏。”米粒的心随着哥哥的话,升上去又降下来,然后一直沉一直沉沉到最底层。米粒没有回家,因为不想一个人独守一屋子的寂寞。于是,米粒开始坐公交车在街上飘!如幽魂一般的米粒从一辆公交车飘到另一辆公交车,不一样的路线,不一样的霓虹灯,不一样的夜景,却是一样的神情,落寞到心痛。米粒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格言:如果你不小心错拿了别人的杯子,就等于错放了自己的心。爱是什么呢?怎么会这么痛?米粒望着模糊夜色下的行人,每一对相偎的身影都会让她屏息凝神,直到确认不是迪家和苏苏。
  
  爱,就是不能忘怀
  
  一直到九点半,米粒乘末班车回到家里。露出来的是迪家焦急的脸:“小迷糊,你到哪里去了?一个女孩子多不安全?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”
  
  米粒喃喃着:“你不是去约会了吗?我以为你今晚不会回来。”
  
  迪家说:“什么约会?只是提醒苏苏珍惜眼前的幸福。有些人,有些事,都是这样的,失去了,才知道珍贵。”迪家满眼疼惜与深情,拉起米粒的手:“包括你。”
  
  米粒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是睁着懵懂的眼睛望着迪家。迪家说:“傻丫头,你知道吗?这些年来,我永远忘不掉的,就是18岁那年我领女孩回家,你躲在一边,低着头喊我‘迪家哥哥’那一刻。我无比恐慌,因为从来没有想到你可以离我那么远。远到我无法触摸得到。你被人欺负,我天天送你上下学,不敢跟你多说一句话,只怕自己的感情会无意泄露,到最后,连哥哥也当不成。最后我逃离,以为这样就可以忘记,但到最后,我还是放弃了努力。一直以来,都以为自己是一厢情愿,直到那天,看你精神恍惚地拿过我的水杯喝水。”
  
  米粒的泪如珍珠般成串地掉落。迪家把米粒的头抱进怀里,紧紧地。米粒忍不住放声大哭。10年了,终于可以这样肆无忌弹地表达自己的爱。
  
  好一会儿,米粒从迪家怀里慢慢抽离,不好意思抬头,只是用手摩挲着迪家手上的疤,问:“迪家哥哥,你手上的这个疤是怎么回事啊?”
  
  天哪!迪家无可奈何地笑,搂住米粒,说:“小迷糊,这是你第八十八次问了。”
  
  米粒偷偷地笑。其实,米粒怎能忘记这个疤的来历,只是,不这样问,又怎能有理由一次一次地牵到迪家哥哥温热的手?  
        擅长白癜风的辩证论治-擅长白癜风疾病的诊疗-擅长白癜风疾病的诊疗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广告推广

GMT+8, 2021-10-26 03:25 , Processed in 0.224279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广告推广

Copyright © 2001-2021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